攻略老公后,我死了

精彩小说《攻略老公后,我死了》,由网络作家佚名编著而成,书中代表人物分别是姜念星沈星澜,讲述一段温馨甜蜜的短篇言情,故事简介:他笑得一脸讥诮,声音漫不经心:「一条养不熟的白眼狼罢了,哪里有外面的野花贴心。」闻言,包间里瞬间……

精彩小说《攻略老公后,我死了》,由网络作家佚名编著而成,书中代表人物分别是姜念星沈星澜,讲述一段温馨甜蜜的短篇言情,故事简介:他笑得一脸讥诮,声音漫不经心:「一条养不熟的白眼狼罢了,哪里有外面的野花贴心。」闻言,包间里瞬间……

系统给我任务,是让我杀死身为世界男主的沈星澜,换取回家的机会。

可我拒绝了。

我小心翼翼地隐藏身份,陪伴了沈星澜整个青春。

可以说,我们是彼此最重要的人。

都说从校服到婚纱的人,以后一定会很幸福,可是我们没有。

就这样,我跟着沈星澜好几天。

自从和林小柔发生关系后,他便在公司附近给林小柔买了一套房子。

两人的关系越发的亲密。

我想沈星澜要不了多久,应该就会回家找我离婚吧?

可是,我等了一个星期,他也没有回家一次。

他该还是在恨我的,医院给他打来很多个电话,都被他挂了。

大概是觉得我在和他耍手段,他直接将医院的电话拉黑了。

对林小柔,他是越发宠溺,唇角总是不自觉地扬起,温柔地看向那个叽叽喳喳的小姑娘。

他还组了一个局,将林小柔带进了我们共同的朋友圈。

「星澜,你这样,念星会生气吧。」

沈星澜揽着林小柔的肩,笑得散漫:「她生不生气关我什么事?」

朋友明显把他的话当成玩笑,「当初你可是把念星放在心尖上宠着,生怕她磕了碰了,怎么现在是腻了?」

他笑得一脸讥诮,声音漫不经心:「一条养不熟的白眼狼罢了,哪里有外面的野花贴心。」

闻言,包间里瞬间安静下来了,明眼人都能看出来,沈星澜好像真的对我不喜。

他们的圈子惯会捧高踩低。

有人附和道:「就是,家花哪有野花香,更何况林小姐还是一朵漂亮的野花。」

「就是,我家那个也是,总是拿着从前救我的那点破事道德绑架我,七年了,也该腻了。」

「你们不知道,看着她肚子上的妊娠纹,我就觉得恶心。」

「对对对,我也觉得。」

男人们像是找到了知音,打开了话匣子,纷纷表示对家里黄脸婆的不满。

我怔怔地望着这一切。

想不通明明这些人当初为了自己喜欢的人可以上刀山下火海,才几年的时间,就到了厌弃的地步。

突然,包厢被人从外面推开,看到来的人是谁时,我的眼泪不受控制地掉了下来。

宋晚,我最好的闺蜜。

明明车祸前一天,我还躺在床上和她打视频,说下周我要给她办一个盛大的生日party。

转眼间,就天人永隔了。

「沈星澜,你是不是把念星起来了,昨天是我生日……」

闺蜜的声音戛然而止,眯眼看向沈星澜的方向。

没等她开口,沈星澜松开了林小柔,快步朝宋晚走去,脸色有些阴沉。

「你TM说什么?你生日,姜念星没去?」

闺蜜显然被眼前的一幕给气到了,连沈星澜说什么都没听清,反手就给了他一巴掌。

「沈星澜,你这个人渣。」

「当时和念念结婚的时候,你说过除非你死,否则你不会背叛念念的。」

「现在,你竟然敢背着念念包养女人。」

我有些愧疚地看着闺蜜,想告诉她不要生气,她心脏本来就不太好。

「闭嘴,你刚才说她没有去你生日什么意思?」

「难道不是你把她藏起来了吗?」

闺蜜气红了眼眶,发疯似的朝他大吼。

两人忽然顿住了,默契地对视了一眼。

我不禁在想,他是不是快知道我要死的消息了?

能不能快点把我从医院领走,太平间真的好冷好冷,像极了那个刺骨的冬夜。

可惜,沈星澜总是能够出乎我意料。

他怒极反笑,一脚将桌上的酒瓶踢翻,眼神阴鸷得令人害怕。

「姜念星,你真是好样的,跟我玩这招是吧,行,你可真行。」

包厢里的人顿时大气都不敢喘一个。

偏偏林小柔是个没眼力劲的,扭着腰朝沈星澜贴了上去。

「星澜哥,别为了那个贱女人难过了,这不还有我吗?」

「你说什么?」他的语气低沉得可怕,伸手钳住了林小柔的下巴。

「我问你刚刚说什么?」

「不要那个贱女人……」

大概是沈星澜的力道有些重,林小柔疼得眼泪扑簌簌地往下掉。

「滚,全都特么给我滚。」

林小柔哭得梨花带雨,想去拉沈星澜的衣袖,却被他一个眼神吓得缩了回去。

包厢又重归于寂静。

我看着沈星澜开了一瓶又一瓶酒,酒水顺着他的下颌线滑到了锁骨。

他拿出手机,点开和我的聊天框。

我们已经很久没有聊天的,消息还停留在他那天让我去死的那天。

修长的手指快速在手机屏幕上敲击。

「姜念星,这次真的玩过头了,没死你TM倒是赶紧回信息。」

「你到底在哪?」

无一例外,消息都石沉大海。

我的心突然被刺了一下,莫名地有些难过。

就这么怔怔地看着他喝了一瓶又一瓶酒。

要是以前他这么喝酒,我肯定会生气地数落他一顿。

然后,他就会嬉皮笑脸地哄我,承诺再也不会这样了。

沈星澜大概是喝醉了,我听见他一遍遍唤着我的名字。

「姜念星,你为什么还不来骂我?」

「明明欺骗我的人是你,为什么你还要玩消失。」

「你快回来哄哄我,好不好?」

他的声音透着浓浓的委屈,像是被人抛弃的小孩一样呜咽着。

对不起,沈星澜,我回不来了。

沈星澜喝得烂醉如泥,还是酒吧服务人员打扫时,才发现他窝在一个角落里。

怎么叫他都叫不醒。

无奈之下只好拨通了他助理的电话,我看到他上了车才放下心来。

真怕他喝死在酒吧里。

沈星澜半阖着眼,额前的碎发慵懒地耷拉着,锋利的五官难得柔和下来。

他的眉头紧锁着,不知道是不是做噩梦了。

轻轻抚上他的眉心,像是感应到了一样,他的眼睛一下子睁开了,透着一丝茫然。

我吓了一跳。

「停车。」他突然大喝一声。

助理虽然不理解,但还是将车停了下来。

沈星澜的目光死死盯着窗外的一处。

顺着他的视线,我才看到一家快要打烊的蛋糕店。

他有些踉跄地下了车,助理想扶她,却被他甩开。

他就这样踉踉跄跄地进了人家蛋糕店。

等沈星澜出来时,手里多了一个草莓蛋糕。

看着那个蛋糕,恍惚间,我回到了和沈星澜最相爱的那一年。

那年,我生日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特别想吃草莓味的蛋糕。

也许是因为看见有女生给沈星澜告白,她很漂亮,让我产生了危机感。

但当时草莓还没有上市,沈星澜找了很多家都没有找到草莓蛋糕。

看着他额头冒出的细汗,我没有心疼,只是执着地想吃草莓蛋糕。

沈星澜几乎是将京市翻过来,都那样找到,那天,他第一次对我发火,气急败坏地摔门而出。

第一次,我的内心极度的狂躁和不安,生出了想回家的想法。

半梦半醒之间,沈星澜大汗淋漓地冲进了卧室,喘着粗气,朝我扬了扬手里的小蛋糕。

「阿星,草莓蛋糕我给你买回来了,不要生我的气了,好不好?」

我看着他被寒风刮红的脸庞,没出息地哭了。

有些羞愧地垂下了头,「沈星澜,你是不是傻,我那么作,你怎么不生气呢?」

我说,我根本不值得他对我这么好……

他轻轻笑了笑,揉着我的脑袋:「是我不好,没有给足阿星安全感,阿星一点儿也不作。」

那天,我内心所有的不安和彷徨都被这块草莓蛋糕给驱散了。

那时候的沈星澜真的很爱很爱我。

思绪回笼,我看到沈星澜小心翼翼地将蛋糕放到桌上,踉踉跄跄地走进卧室。

他望着空荡荡的房间,轻轻笑了:「阿星,生日快乐,我想你了。」

可惜,没有人应他。

沈星澜睡了很久,桌上的电话一直响个不停。

他接起电话,就听见那头说:「你好,我是京市公安局的,请问您是姜念星的丈夫吗?」

迷迷糊糊间,他嗯了一声。

「是这样的,姜念星女士于不久前出车祸身亡,现需要您来医院认领一下姜女士的尸体,请问您什么时候有时间?」

沈星澜的瞳孔猛地放大,声音也紧了几分。

「你说什么?谁死了?」

「姜念星女士。」

听着电话那头将我的身份,居住地址以及和沈星澜的关系一一对应上。

他的手开始不受控制地颤抖,一抖的,一抖的。

半晌,喉咙才艰难地吐出几个字来。

「好的,我……我知道了。」

虽然他极力控制自己的声音,但我还是听出来他有些慌了。

也是在这一刻,我突然觉得,他似乎还是爱我的。

挂断电话后,他死死盯着来电显示,开始手忙脚乱地翻着前些天医院给他打来的电话。

即使在医院和公安局都告诉他我已经死了,但他似乎还想继续自欺欺人。

颤抖着手,放软了语气。

「阿星,回家吧。」

消息是一如既往地石沉大海。

他不死心,继续发:「我错了,我真的不会再对你发火了,你回来好不好?」

我看着他发了一条又一条微信,打了一个又一个视频电话,都没有得到回应。

沈星澜,我是真的死了,为什么你就是不信呢?

他的眼圈慢慢发红,眼底像是充血了一样,看上去有些骇人。

这天,他像和我吵架的那次一样,砸了很多东西。

不同的是,他上次让我去死,这次,他却哭着求我回来。

沈星澜刚到医院门口时,碰上了我妈,那样一张精致优雅的脸上带着泪痕。

我原以为,我早就看淡了生死,直到看见我妈时,心脏突然抽痛了一下。

妈妈好不容易才找到我,知道我死了,她的身体会承受不住的。

看到沈星澜,妈妈像是找到支柱了一样,死死抓着他的衣领。

「星澜,不是真的对不对,念念前不久才给我打过电话,说她要到美国来看我。怎么会……突然就没了呢?」

见他不说话,妈妈眼底的希冀被扑灭,像是疯了一样,拍打着沈星澜。

「你不是答应过我,会好好照顾她的吗?她都死了半个月,你才知道消息,你就是这么照顾她的吗?」

沈星澜就这么麻木被任她打,也不反抗。

我妈哭得晕厥了过去。

看到这一幕,我鼻头有些发酸,因为上辈子是孤儿的缘故。

我格外珍惜在这个世界遇到的人。

他们对我都很好,很好。

现在,看到他们因为我而难过,我突然有些后悔来到这个世界。

是不是,我不出现,他们就不会这样伤心了。

沈星澜在医生的带领下,来到了太平间。

门缓缓被打开。

看到我被白布掩盖着,他侧目看向医生,语气认真而执拗。

「她不是我的妻子姜念星。」

宋晚不知道从哪听到的消息,跌跌撞撞跑到了医院。

一向精致爱美的她,妆早就化得不成样子。

她一把推开面前的沈星澜,闯进了太平间。

我觉得她很适合当食堂大妈,就凭她这个手抖得跟筛子一样。

她颤抖着手掀开白布,看到面目全非的我时,吓得跌坐在一旁。

「啊!」

沈星澜看了过来,眼神一片死寂,他的视线落在我脖子上的项链上。

那是我们在一起时,他送我的第一个礼物。

那天给我擦身体的小姑娘突然哭出了声来。

「漂亮姐姐好可怜,明明之前来医院产检时,她还说要让我给她接生孩子。」

孩子?

这个字眼突然刺激到了我的大脑,我垂眸看向腹部。

哪里曾经好像真的来过一个小生命。

一些忘掉的片段突然一下子在脑海中循环播放。

两个月前,我好像真的怀了沈星澜的孩子。

结婚纪念日那天,我本来是打算借这个消息来缓和我和沈星澜的关系。

没想到,却死在了去找他的路上。

我想,可能老天也不想让我过得太幸福,才会一件一件拿走我最在意的东西。

「你TM说什么?她怀孕了。」

沈星澜的大喝声吓到了小姑娘,她害怕的躲在医生后面,嗫嚅着唇瓣。

「嗯,姐姐怀孕了,大概两个月。」

闻言,沈星澜低低地笑出声来,他痛苦地捂住了半边脸,朝太平间看了一眼。

「你们说那个是姜念星,有什么证据,我老婆才没有这么难看。」

医生没有应他,只是怜悯地看着他。

我知道,他又在装糊涂。

明明,他刚才都看到我脖子上的项链了,即使我面目全非,怎么会认不出来我呢?

见没人理他,垂下了眼眸,小声地呢喃。

「不可能是她,怎么会是她呢?」

医生摇了摇头,将空间留给了沈星澜。

明明才几米远的距离,他走得十分的沉重,不知道绊倒了什么,猝不及防地踉跄了好几步。

他颤抖着手,抚上我的脸庞,一脸的深情无措。

我以为我会被撞得面目全非,其实也没有,除了脸上剌了一个大口子,看起来也没那么吓人。

尸体上忽然多几滴液体,我飘过去一看。

沈星澜的眼圈不知道什么时候红了,大颗大颗的眼泪砸到我的尸体上。

这样脆弱易碎的他,让我的心刺了一下,难受得很。

当沈星澜抱着我的尸体出医院时,我一脸惊恐地飘到他面前,试图唤醒他。

我知道他恨我,可是我都死了,也算解了他的恨吧。

那他能不能放过我的尸体。

沈星澜大概是真的疯了。

他将我的尸体带回了家,佣人们看到雇主这样,吓得魂飞魄散,纷纷请假回了家。

睡觉的地方,也从高高的床垫变成了棺材。

睡前,他总会温柔得抚上我那张不算好看的脸,跟我说晚安。

短短三天,他的头发就全白了。

我有些不忍地闭上了眼睛,不愿意看到他这般堕落。

这天,沈星澜一如既往地吻了吻我的眉眼。

「啊!!!」

门口突然爆发出一阵尖锐的爆鸣声。

顺着声源看去,林小柔尖叫着捂住了嘴,像是被恶心到了,她扶着门框吐了起来。

要不是我已经死了,躺在那里的人还是我,我肯定会和林小柔一样害怕得尖叫出声。

沈星澜像是没有听到林小柔呕吐的声音,动作温柔地帮我捋了捋耳边的头发。

「阿星,你等等,等我处理好她,再来陪你。」

说完,他快步朝林小柔走去,眼底一片冰冷。

「你来干什么?」

「沈……沈总,我怀孕了……」林小柔的声音细若蚊音。

「打掉。」

林小柔怔住了,眼底染上了一层水光,咬了咬唇。

然后一脸倔强地看着沈星澜。

「我不,这是我的孩子,我有权利把他生下来。」

沈星澜像是听到了什么笑话一样,嗤笑出声。

「就凭你也配生下我的孩子?我的妻子永远只有姜念星一个。」

林小柔脸色惨白,随后带着哭腔道:「我不信你心里没有我,明明……」

明明沈星澜对她那么温柔体贴。

体贴到,我以为他会跟我离婚娶她。

沈星澜没有说话,转身走进卧室,将一张卡递到林小柔面前。

「里面有一千万,带着这些钱滚得远远的,孩子打掉,不然你知道惹我生气的后果。」

林小柔颤抖着手接过那张银行卡。

就在转身离开时,被赶来的警察叫住。

「请问是沈先生和林小姐吗?」

「嗯。」

不同于沈星澜的空洞麻木,林小柔明显慌了,小脸瞬间苍白。

两人被带到了警察局。

因为我是意外车祸死亡,沈星澜死前给我发来一条具有诱导性的短信。

他被列为第一嫌疑人。

警方开始认真调查我的案子。

审讯室里,沈星澜看着面前的警察,语气有些急躁。

「我什么时候可以回家,我的妻子和孩子还在等我。」

没人理他,于是,他吵着要让他的律师过来。

经过几天的调查发现,我真的是意外死亡。

那条短信也不是沈星澜发来,而是林小柔用沈星澜的手机故意给我发的。

为的就是让我知难而退。

没想到,我真的信了,还死在了路上。

林小柔和沈星澜都被无罪释放。

出来的沈星澜,第一时间赶往了家里,看到空荡荡的水晶棺,他崩溃了。

他发疯似的到处寻找我的棺材,却看到坐在客厅的我妈。

我妈异常平静地看着他:「念念的尸体我让人送去火化了。」

沈星澜猛地后退两步,脸上的血色褪去,嘴角微微抽动。

「为什么?」

「星澜,你不能一直将念念困在你身边,你们的事我都知道了,既然你都不爱念念了,就让她好好安息吧。」

我妈说这些话的时候,神色如常。

但我看到她的指甲已经深深陷入皮肉里,但她像是感觉不到疼一样,直勾勾地盯着沈星澜。

我知道,我妈恨他,恨他没有好好照顾我。

其实,真的不怪他。

好像这一切都是我咎由自取。

可明明无数次我去找他,想告诉他事情的经过,都被他无情地拒之门外。

也许真的是恨我到极致,才连我的一句解释都不想听。

沈星澜沉默了许久,半晌,才听见他缓缓说了一句好。

得到回复的我妈立马站起身来,像是一刻也不想停留在这个地方,快步朝门外走去。

到了门口时,她停住了脚步,扭头看向沈星澜。

「下周是念念的葬礼,来不来随你。」

我妈走后,沈星澜的身体晃动,如同失去了支撑一样,跪在了地上。

他的双手捏成拳状,狠狠砸到了地上,也许太用力,鲜血染红了白色的大理石地板。

「啊!」

沈星澜垂下了头,失声痛哭起来,他像一头濒临绝望的小兽,痛苦地砸着地面。

我听见他在自顾自地说话。

「阿星,你回来好不好?就算你这真的只是来攻略我的,不爱我也没关系。」

「我爱你就好了。」

「求你回来,我求你快点回来。」

「我再也不会惹你生气了,那些女人,我只是想让你生气,证明你还在乎我。」

我有些难过地望着他,低声喃喃:「那林小柔呢?」

不知道他是不是听见了我的声音,茫然地抬起头来。

看到他满是泪痕的脸,有些不忍。

他朝着我说话的方向胡乱地抓了一把,却什么也没有抓住。

「林……林小柔,我……」

他没办法解释,毕竟一切都已经发生了,再多的解释听起来都像是在狡辩。

我轻轻抚上他的脸庞,靠近他的耳边低声说了一句。

「阿澜,我不怪你,其实我来到这个世界,最幸运的一件事大概就是遇见了你。」

「为你,我甘愿承受系统给我的惩罚。」

「即使重来一次,我依旧不会伤害你,但我也不爱你了。」

我的身体逐渐变得透明,在意识消散前。

沈星澜朝我的方向扑来,因为痛苦,原本俊美的脸变得扭曲起来。

撕心裂肺地喊着。

「不要……不要离开我,阿星,我真的知道错了。」

「你回来……你回来。」

葬礼上,沈星澜穿着一身肃穆的黑色西装,看着我妈怀里的罐子。

那里面装着我的骨灰。

他的神色平静如水,深邃的眸子一片漆黑,让人看不清他眼底的情绪。

哀乐缓缓响起,所有人都沉浸在悲痛当中。

我看见闺蜜哭红的双眼和母亲消瘦的身体,压在心底的内疚,痛苦一下子倾泻出来。

如果有下辈子,我一定会做一个好女儿,好朋友。

葬礼结束时,在所有人诧异的目光下,沈星澜朝我的墓碑撞去。

额角渗出汩汩鲜血,染红了我的照片。

所有人手忙脚乱地拨打电话,查看他的伤势。

我看见他朝我的方向伸手,语气温柔地说:「阿星,我来找你了,你别走太快,我害怕我找不到你。」

沈星澜番外

这是姜念星离开的第三个月。

沈星澜没有死,奇迹般地活了下来。

所有人都说沈星澜疯了,得了妄想症。

他被留在了精神病院,成了一个整天喜欢待在小房子里的疯子。

沈星澜觉得,这样就可以看见姜念星了,因为她总是会心疼他。

在知道他有幽闭恐惧症,总会心疼地抱抱他。

即使他因为恐慌无数次晕厥过去,还是总是喜欢跑到狭小的空间去。

对此,医生束手无策,只能安排专门的人照顾他。

沈星澜还喜欢缠着那个照顾他的人,整天说着和姜念星的点点滴滴。

「阿星是十三岁的时候被我捡回家的,那时候,她小小的一只,看到满头鲜血的我竟然不害怕,还问我痛不痛。」

「那时候,我就想把她带回家,藏起来。」

「她说她是攻略者的时候,我骂了她,让她去死。」

「你说,是不是我不说这句话,她就不会死了?」

「她曾无数次想找我解释,但我都可以给她机会,因为我内心真的害怕,害怕她会和小说里的那些人一样,攻略完,就消失。」

「我只是想让她永远陪着我。」

直到某一天,一个名叫系统的人找上了沈星澜,它嘴里不停地嘲讽姜念星。

「她真的是我见过最蠢的宿主,明明只要得到你的爱,杀死你,就能回到原本的世界。」

「没想到,她宁愿死,也不愿意伤害你。」

「你都不知道,每次他拒绝完成任务时,都会受到电击。」

难怪,姜念星总是会时不时脸色惨白,还骗沈星澜说,只是身体不舒服。

「那场车祸,算是我对她的一个报复。」

没等系统说完,它就被沈星澜抓住了。

「你你你,怎么可以能?」

望着沈星澜猩红的眼眸,系统慌了,一下又一下地电击沈星澜。

但他像是感觉不到疼一样,用尽全身力气将系统捏碎。

他恨这个杀死自己爱人的凶手,更恨自己的不相信,带着必死地决心跟系统同归于尽。

这样,他就可以跟姜念星赎罪了吧。

她会不会原谅自己呢?

沈星澜死了,他的嘴角噙着一丝淡淡的笑。

他应该是梦见了校园里那个朝他奔来的女生了吧。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家在公租房生活网》系信息发布平台,家在公租房生活网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0)
打赏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支付宝扫一扫 支付宝扫一扫

相关推荐

  • 神豪:身份曝光后,前女友哭花了妆

    都市生活小说《神豪:身份曝光后,前女友哭花了妆》是“佚名”的原创佳作,该书主要人物是林啸云江苗苗,书中故事简述是:“东子,你在哪里?我们三个现在在医务室,陈医生说你已经走了,你的事我们听说了,你可千万别做傻事,想开点……

    2024年2月11日
    00
  • 沈玉婉徐崇瑾

    《沈玉婉徐崇瑾》这本书造成的玄念太多,给人看不够的感觉。佚名虽然没有华丽的词造,但是故事起伏迭宕,能够使之引人入胜,主角为沈玉婉徐崇瑾。小说精选:“梁护士买来的,味道还不错,你尝尝。”沈玉婉动作倏地僵住。她看着那块花生酥,心像是被针狠狠扎了一下,耳中嗡鸣……

    2024年2月19日
    00
  • 摩羯克制什么星座,摩羯座克星是谁

    摩羯座的克星是哪个星座双鱼是摩羯的克星摩羯座和什么星座相克摩羯座的克星是哪个星座十二星座中哪个星座是摩羯座的克星?摩羯座最怕哪个星座魔蝎座的克星摩羯座的克星是哪个星座摩羯座的克星是天秤座。摩羯座是一个一板一眼的死硬派,碰到谁全是一副不折不挠的模样。可是一看到天秤座就迫不得已老老实实撤兵,恨

    2023年9月25日
    00
  • 须佐套大佛,我无敌了!

    说句实话我対《须佐套大佛,我无敌了!》这篇文章非常感动,也受读者喜欢,我还没有读完那,傅明轩叶星芸的故事情节令人心思向往,感谢重瞳至尊的努力!讲的是:速度也比刚刚那一只快上数倍。即使拥有写轮眼的加持,也弥补不了实力之间的绝对差距。“噗!”躲闪不及傅明轩的右肩划……

    2024年3月10日
    00
  • 用什么看星座最准,最准星座运势

    怎么查星座最准怎么查自己的星座最准确怎么样看星座才算正确,怎样查星座最准确怎么测星座最准,怎样查星座最准确十二星座性格分析篇最精准的十二星座性格分析 十二星座专属怎么查星座最准 怎么查星座最准 怎么查星座最准,随着星座不断的完善和推广,相信大家对星座不

    2023年10月14日
    00
  • 种田逆天,开局觉醒神皇系统

    《种田逆天,开局觉醒神皇系统》是魔法盖特创作的一部穿越重生小说。故事围绕着林德玛丽展开,揭示了他们之间错综复杂的关系和不可思议的冒险经历。这部小说既扣人心弦又充满惊喜,令读者难以忘怀。堡垒。一座简单的防御建筑,可以抵御敌人的攻击。需求金币500,木材20,矿石100。……。

    资讯 2023年11月9日
    00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
关注微信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件:296358331@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