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了读心术后,发现郡主爱惨了我

《有了读心术后,发现郡主爱惨了我》这部小说看得很舒适,有一种越看越想看的感觉,佚名笔下这部小说有一种神秘色彩,还有小说还有很多笑点令人看得不乏味.非常不错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我黑着脸摁住她的手,捡了一件外衣将她包的严严实实,将她摸黑送回房里。这丫头表面羞得不敢看我,在心里却已……

有了读心术后,发现郡主爱惨了我》这部小说看得很舒适,有一种越看越想看的感觉,佚名笔下这部小说有一种神秘色彩,还有小说还有很多笑点令人看得不乏味.非常不错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我黑着脸摁住她的手,捡了一件外衣将她包的严严实实,将她摸黑送回房里。这丫头表面羞得不敢看我,在心里却已……

迷糊中,我看见她双颊酡红,欺身而来。

观雪……

10

那夜,房内暗香浮动,气息旖旎。

我与她之间,却没有更进一步。

原因在于。

我强忍欲望,不愿碰她。

她几番挑拨,却不懂鱼水之欢。

待她好不容易解开我裤头时,我体内药效已经过了。

我黑着脸摁住她的手,捡了一件外衣将她包的严严实实,将她摸黑送回房里。

这丫头表面羞得不敢看我,在心里却已经谴责了我上万次。

【徐云池,笨蛋,木头。】

【我都这样了,他还这么能忍,是不是对我无意?】

【啊啊啊啊啊啊啊好丢脸啊!】

【要不……还是管季青山借点小画册看看,指不定下次就成功了。】

「不准!」我忍无可忍,咬牙道。

她在我怀里抖了一下,才缓缓抬起头看我,可怜巴巴的,「啥?」

我深吸一口气,将她稳放在床榻上,喉头滚动,「此事不准再做,下不为例。」

你的清白,比我的命还重要。

若有下次,我恐怕真的会将她里里外外,染指一遍。

我走时,她拉住我衣袖,「徐云池。」

我回头,看见她那双眼眸,像黑暗中我苦苦追寻的那道光,十分的遥不可及。

「我心悦你。」

「你呢。」

此刻我很想告诉她。

我也是。

可喉咙里泛着苦,怎么也咽不下。

我抽出袖子,声音冷的像冰。

「您是郡主,属下会护您一世,对您言听计从,但此事,绝无可能。」

11

翌日,我再见到凌观雪时,她双眼红肿,精神不佳。

就连听闻她最爱的中秋灯会在三日后举办的消息,也没多少反应。

凌夫人见女如此,苦口婆心了一番,凌观雪才同意随她去踏青散心。

此次踏青,凌夫人还约了礼部侍郎周大人的家眷一起。

不知为何,周习之也在其中。

他是周大人正房所生的嫡子,自小就天资聪慧,长大后更是才华横溢。

加之相貌俊朗,一时间成了许多适嫁女子的梦中夫婿。

这般清风霁月的人物,现今正骑着马走在轿边,与凌观雪相谈甚欢。

我作为暗卫走在轿子后头,心里闷闷的。

周习之脸上笑容温和,也不知讲了什么笑话,竟引得凌观雪笑声不断。

如此一路来到扎营处,主子们各自为伴,在附近转悠赏景。

小厮婢女各司其职,我则守在观雪的不远处,负责她的安全。

秋色在山中尤为明显,层林尽染,大片黄叶簌簌落下,铺了一地。

起风时像是下了一场金色雨。

周习之与凌观雪立在其中,场面太美。

我不想看。

他们不知在聊着什么,入神到一直往树林深处走也不自知。

我运轻功上树,与他们保持距离的同时,尽量不制造噪音扰了他们的兴致。

越往里走,就越多飞禽走兽。

我心里隐隐不安,往前跃了两颗树与他们拉近距离。

正想着该如何将他们劝回去,就见周习之朝观雪伸出手。

旋即带着她跳上了一颗枝节粗壮的老树,在上面坐了下来。

我跟过去,在他们所在的树后止步。

才发现面前的景色已豁然开朗,他们到了林子的尽头。

再往前,就是悬崖峭壁,和山下金灿灿的一片树海。

凌观雪早已看呆了。

好半晌才道:「我从未见过如此景色。」

「在下也是小时候莽撞,与娘亲踏青时走散,才偶然发现这么一处美景。」周习之笑道。

「谢谢你,带我来这里。」

凌观雪声音轻轻的。

我在暗处,看着她怅然的脸庞,心如刀割。

良人美景,这是她该得的,而我要做的,就是什么也不做。

然后看着她幸福。

12

那日踏青回来,凌观雪的心情明显好了许多。

路过大黄时,难得地揉了一把狗头。

大黄不计前嫌,尾巴甩的跟螺桨似的。

府中生活回归平静。

凌观雪变得爱发呆起来。

这两日,我总能看见她坐在小花园里,托腮看着小翠扫落叶,或是看着大黄扑蝴蝶。

她没再喊过我的名字。

一直到中秋这天,夕阳刚落,街上便已张灯结彩,好不热闹。

周家夫人早早的就来到了王府,要与凌夫人结伴同行。

周习之也在其中,走在观雪身侧,在队伍的后头。

我乔装成平民,跟在他们附近。

一路上有许多追逐打闹的孩子,周习之为了避免碰撞,将观雪虚拢在身前。

我心里不是滋味,但还是强忍冲动。

他们在一个卖花灯的摊位前停了下来。

正挑选着花灯,季青山的声音从人群中传来:「小雪?」

我抬眼看去,季青山正拨开人群挤过来,身后还跟着俩出了名的纨绔公子。

「哟,我还说今年怎么不找我玩呢,原来是在会情郎。」

凌观雪横起柳眉,斥道:「季青山!胡说什么你!」

季青山笑嘻嘻的,凑到周习之跟前看个仔细。

「哎呀,原来是周公子,幸会幸会。」

周习之见是季青山,敷衍地抬手招呼道:「季公子。」

季青山打着哈哈,一把将凌观雪拉到身边,周习之欲阻拦,却被季青山带的两个小弟横在身前。

「不好意思啊周公子,我要跟郡主聊两句。」

季青山折扇一展,埋头与凌观雪说了会儿悄悄话。

随后带着小弟潇洒离去。

季青山离开后,不知是否错觉,我看见凌观雪时不时看向人群,像在找什么人。

她朝我这边看来时,我低下了头。

行程照旧,她手持着灯笼,与周习之猜了几次灯谜后,就带着他往扬庭湖的方向走。

那是每年中秋,家家户户都会去的一处地方。

大家在湖边写下愿望,放进各式各样的水花灯里,然后推进湖中,看着它们越飘越远。

往日凌观雪是和家人一起,在接待贵客的花亭里,写纸条,放花灯。

这次她却没有,而是带着周习之沿着湖边。往人少的地方走。

我不明何意,便在暗处紧紧跟着他们。

待走到无人处,观雪才停下来,笑着要与周习之推花灯。

我看着她从小翠手里接过一个样式繁复的花灯,将手心里的字条塞了进去,才轻放在湖面上,往湖中推去。

小小的花灯在随着水波晃动,摇摇欲坠。

风一过,吹灭了灯中烛火。

「扑通。」

「小姐!」

落水声和惊呼声将我的注意力拉回。

湖边的周习之欲跳不跳,小翠趴在岸边大声呼救,而湖中水花扑腾。

看清落水的人后,我呼吸骤停。

没有丝毫犹豫,我闪身上前,跃入湖中。

13

我抓住凌观雪的手,将她紧抱在身前,带出水面。

她呛了水,正抱着我的脖子不停咳嗽。

【花灯 ,花灯还没拿回来。】

她的心声响起,我转头看向正在湖上荡的花灯。

眼下秋寒水冷,她早就被冻得直哆嗦,我也顾不上那花灯了,连忙带着她游回岸边。

上了岸,周习之小跑过来,跟我连连道谢,伸手想接过我怀里的凌观雪。

这鼠胆之徒,怕是把我当做路人了。

我侧身挡开他的手,冷声道:「郡主受惊,属下要先带郡主回府就诊。」

「小翠,想办法把郡主的花灯找回来。」

「你……」周习之还想说什么,我已飞身上房顶,踩着瓦片往王府赶。

路上,凌观雪把头埋在我的颈窝,没有说话,也没有心声。

我怕她着凉,用了内力让自己的身体变暖和些,抱紧了她。

等快要到王府时,凌观雪突然拉住了我的衣襟,要我停下。

「快到了,先回……」

「停下!」

凌观雪的声音里,带着哭腔。

我不怕她调皮骄纵,却最怕她哭。

我只好停在与王府一墙之隔的小巷子里,将她轻放在地。

「徐云池,承认喜欢我有这么难吗?」

凌观雪红着眼,大颗泪珠从她眼角滑落,她咬着唇,死死地盯着我。

她的目光纯粹而火热,我被她看着,感到心虚。

可我只是一个暗卫,凌王爷养的一个下人。

论门当户对,我第一个不配。

我深深叹了口气,「属下做了什么,令郡主误会至此。」

「什么误会?你若不喜欢我,为何第一时间跳进湖救我?」

「护你安危,是属下的职责。」

「好,职责是吧,那在湖里的时候,你哭什么?」

我豁然抬眼。

当时将凌观雪捞进怀里的时候,我确实因为失而复得的汹涌情绪难以自控,热了眼眶。

但我十分确定,自己没有流一滴泪。

我习惯性地拱了下眉骨,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反驳。

索性狠下心,再一次断了她的念想。

只是刚张开口,她就打断我:「好了,我知道你想说什么,无非就是拒绝我的谎话,我才不要听。」

凌观雪抿嘴,扭头往巷口走,「你放心,我自有办法。」

14

那夜回府后,大夫来诊,凌观雪染了风寒,在床上躺了好几日。

期间小翠来找我,将那天凌观雪想追回的花灯递到跟前。

「徐大哥,花灯这事你别告诉郡主,她不知道。」

我应下,回房后犹豫再三,还是从花灯里拿出了纸条。

展开看后,锤裂了桌子。

枯坐到天亮。

——不要再喜欢徐云池了。

15

我去求见了凌王爷。

在听完我的诉求后,他显得有些惊讶。

「边关万里路,你确定要舍弃这舒服日子不过,跑去行军打仗?」

我垂首跪着,应是。

凌王爷沉默了一阵,才缓缓道:「两日前观雪来找本王,你可知她说了什么?」

「属下不知。」

「她想下嫁与你。」

「这丫头从小就倔,认定的事绝不会改,但你也清楚,她是郡主,下嫁给一个暗卫,会被世人耻笑一辈子。」

「本王就算再宠溺她,也绝不允这种事情发生。」

我喉中苦涩,下定了决心,「请王爷赐属下快马,执笔荐书,待属下战成归来,定带着军功和三媒六聘,来求娶郡主!」

凌王爷轻笑,「观雪年纪不小了,她能等你几年?如若你回不来了呢?」

「两年,若属下还没回来,就和她说我已战死沙场,莫要等了。」

我说完,朝前方重重磕头,肩膀微微颤抖。

「王爷大恩,云池来世愿做牛做马,报答您。」

16

王爷爱女心切,最后还是允了我的请求。

出发前夕,我在凌观雪房门前站了许久,有很多话想说,又怕让她多了牵挂。

心有灵犀般,房门从内打开。

凌观雪是笑着的,但眼泪止不住地流,看见我时,大哭着扑进我的怀里。

我紧紧拥抱了她。

千言万语,此刻只凝成一句。

「等我回来。」

17

我花了三个月,路上跑死了两匹马,才赶到边关。

有凌王爷写的举荐信,边关将领将我收编进了前锋小队。

这两年敌国意欲扩充疆土,进攻了两次我国边关。

好在陛下有先见之明,早就为边关地带搭建了长城高台。

两次进攻,都被我军轻松击退。

当下已是入冬,粮草不足的情况下,敌军不会贸然来犯。

所以边关的冬季,我跟着小队首领学了些简单的军事战术和格斗技巧。

化雪入春时,已经过去了四个月。

这刚入春,敌国就迫不及待的想攻下一座城池,也许是想打我们一个措手不及。

号角吹响时,长城下已站满了黑压压的一片。

我跟随着将军,冲锋陷阵。

占着地理优势,一日内敌军节节败退。

我受了几道刀伤,却因护将有功,从一个无名小将,被提拔为小队队长。

没办法,做暗卫多年,习惯性护主了。

但这小小军功,还不足以有资格迎娶郡主。

我决定铤而走险。

18

敌国军队扎营在几里外,若我军偷偷潜入,一把烧光他们的粮仓,再来个里应外合,一举拿下。

可避免这场持久战,耗神费力。

我将想法禀报了将军。

他觉得可以一试,但这一趟凶险异常,他不愿意让军中将士白白牺牲。

我笑着自荐。

论隐匿气息身形,没人比我这个暗卫更合适。

将军与副将们商讨了一夜,最后同意出军与我里应外合,一举歼灭敌军。

出发前,将军叫住我:「我们只等一夜,若日出时你未成功,我们就会退回城墙。」

我表示理解,战场无情,我不能强求一个军队,因为我一个小兵做无谓的牺牲。

那一晚,我穿着夜行衣潜入敌营,找到他们的粮仓,一把火扔进去。

烈火熊熊燃起,我趁乱放跑了敌军的马匹。

没有了马,步行的士兵们根本无力抵抗我军的骑兵。

不过两个时辰,剩余的敌军将士举起了白旗投降。

我因此一战成名。

将军写书回京跟陛下禀报了战果。

我只身入敌营并提前结束战争,极大地减少了军事损耗这件事,得了陛下欢颜,他当即册封我为镇南大将军。

圣旨抵达边关时,我已作为副将跟着将军学了几个月的兵法。

接旨后,将士们都要开个宴席祝贺我高升。

我却笑拒了,骑上军中最快的宝马,往京城飞驰而去。

我的妻子,还在等我。

凌观雪番外

1

八岁那年,我在大街上捡了个小乞丐。

他被洗净领到我面前,看见我时,他憋红了脸,好半天才说出李嬷嬷教他的话。

「云池见过大小姐!」

我缠了爹爹好久,最后付出了天大的代价,他才同意把小云池留在我身边。

既然跟了我,那当然要与我共患难了。

所以那十本字帖,我与小云池一人一半,花了大半月才写完。

他比我年长两岁,成了我的跟班兼打手。

季青山来找我玩时,收敛了许多,连捉弄我的次数也少了。

因为小云池跟个小大人似的,天天板着一张脸。

我感觉主要还是因为季青山打不过他。

上次我被季青山放的蛤蟆吓哭,还是小云池把他摔了个狗啃泥呢。

哈哈。

可惜他只陪了我两年,就被爹爹带走,说是要把他训练成暗卫。

他走后,李嬷嬷给我找了个小丫头做玩伴,她说她叫小翠。

有了她陪伴,我就没这么想徐云池了。

只是墙上的划痕,都快凑够一个正了。

2

季青山越来越坏了,竟然敢把我关到一个荒废小院里。

到处都是灰尘和蛛网,时不时还有灰耗子钻进我裙底。

我真的好害怕。

我跺着脚哭,好像还踩死了一只耗子。

好恶心。

有人从外把门撞开,隔着眼泪我看不真切,便害怕地后退。

直到徐云池的声音响起,我几乎是下意识地扑向他。

我的眼泪鼻涕糊了他一脖子,他也不嫌弃,把我抱的紧紧的。

原来他已经学成归来,成了我的暗卫。

只是五年没见,他长得更高了,我要仰起头才能看见他的脸。

他好像……比小时候更好看了。

不愧是我捡来的。

隔日小翠就和我说了季青山被关禁闭的事,我乐出声,拍手叫好。

这还没完,小翠还说,夜里不知道哪来的耗子,钻进了季青山的被窝,将他一顿好吓。

「就算没有屁滚尿流,也定是哭爹喊娘。」

小翠掩着面,同我一起笑。

3

我好像喜欢上徐云池了。

但平日只有我遇到危险时,他才会出现。

所以我想了个法子,喂鱼时不小心落水,他定会救我。

我这样想了,也照计划做了。

人是见着了,抱也抱着了。

就是呛了水,害我上吐下泻好几日。

不值当。

身体恢复后,我愁了两日,喂大黄鸡腿时,我又想到了个法子。

连着踹了几天大黄,这日的徐云池竟然罕见地脸红了。

还忘了把我放下来。

他不会是害羞了吧?

我还没开心多久,他就跟烫着了手似的把我放下来,又讲些官场话。

榆木脑袋,气死了!

4

爹爹真好,爹爹万岁!

我穿上衣柜里最好看的衣裳,让小翠给我扑了些粉,折腾了许久,才走出门。

果不其然,他耳朵红了。

就是讲话,依旧太气人了些。

我带着他上街,挑首饰时,他被老板怂恿着买了一根发簪,我以为是给我的,开心了好一会儿。

结果他迟迟没有将礼物戴上我的发间。

难道是我会错意,这是留给他心爱的女子的?

这个想法刚起,他就跟生气了一样,不由分说地把我带到无人巷子,还低下头离我好近好近。

我感觉自己的心都要跳出来了。

可惜他不是想亲我,带我来小巷,只是为了送礼物给我。

虽然有一点点失望,但……

他给我送礼物,他心里有我!

徐云池太害羞了,看来还得我来主动。

我不懂挑逗之术,季青山说过红玉楼是他的温柔乡,里面的姑娘最会讨人喜欢了。

我想去学。

念头刚升起,就被徐云池扼杀在摇篮里。

他竟敢拿自己的清白威胁我!

不去就不去!

明的不行,那我就来阴的。

我喊来季青山,把徐云池支走,管他要了一瓶好东西。

季青山说没有男人可以抵制这瓶百息香的药效。

我信了。

可惜隔日我就来了葵水,计划只好往后推迟了。

大黄,看我巴掌!

5

我本来想把药下到他的饭菜里,但又怕他吃多了伤身体。

想了想,最后往他的洗澡水里倒了半瓶。

不从口入,就死不了人了。

我真是个大聪明。

计划如期执行,我摸到徐云池的房里,我看见他倒在榻上喘着粗气。

他的脸好烫。

上手时,我才发现自己根本不懂这种事的流程,费了半天劲,好不容易解开了他的衣服,他就唰唰的把我卷进了他的外衣里。

他看我的眼神好冷,我心里一惊,藏在心里的话就这么脱口而出了。

原来喜欢,说出口也不难嘛。

可是为什么想从他嘴里听到这句喜欢,就这么难呢?

他走后,我哭了一夜,心情好差。

我娘拉着我去踏青,还让一位公子陪着我,她什么想法我能不知道么,只是我心里容不下别人了。

周习之带我去了林子尽头,那处的风景好美,风吹起来也很舒服。

唯一可惜的是,陪我看的人不是徐云池。

6

灯会前夜,我借着烛光写下放花灯要用的纸条。

不要喜欢徐云池了。

7

娘亲又撮合我和周习之。

我跟他买花灯的时候,被季青山瞧见,这小子一来就调侃我,服了!

赶上我心情不好的时候,算他倒霉。

还没骂出口,他就将我拉到一边,跟我说悄悄话。

「怎样了?瞧你这样是失败了吧?」

「你管我。」

「我当然要管,这周习之,你别看他人模狗样的,背地里玩的可花,你别跟他靠太近。

我觉得吧,你家那暗卫挺好的,按我的经验来说,他可紧张你了。」

「不信你季兄是吧,来,待会儿,你带着周习之去湖边,越偏僻越好,然后你找个机会跳湖里。

哥敢打包票,周习之这怂货只会在岸上干着急,第一个冲过来的,肯定是那暗卫。

要是他没来,你也别怕,哥几个守在附近,一定救你。」

我心动了。

在湖边放花灯的时候,看着承载着我的愿望的小灯越飘越远时,我才发现自己做不到。

做不到放下他。

所以我赌了一把。

在他将我抱在怀里时,看见他那发红的眼圈,我就知道我赢了。

徐云池,不管你我之间的沟壑有多宽,我都会想尽办法来到你身边。

8

爹爹告诉我,徐云池去参军了。

战场上刀剑无情,我每日都惶惶不安,害怕每天醒来时,听到的是关于他的噩耗。

我日日为他祈祷,为他诵经。

好在,好在他和我一样。

拼了命地向对方靠近。

他只用了一年半的时间,就取得军功,凯旋归来。

我常在门口守候,看着街道的尽头。

我的丈夫,要归家了。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家在公租房生活网》系信息发布平台,家在公租房生活网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0)
打赏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支付宝扫一扫 支付宝扫一扫

相关推荐

  • 化解太岁符愿望写些什么,太岁符化解太岁管用吗

    怎么化解太岁符太岁符怎么写?太岁符怎么请?请太岁符的注意事项破太岁最灵验化解方法冲太岁如何化解犯太岁是真的还是 犯太岁如何化解怎么化解太岁符太岁符是一种符咒,请太岁符的目的是为了禳避太岁,避祸祈福。在民间,有着年头拜太岁,年尾送太岁的习俗,这样也才算是真正的功德圆满。不过,太岁符怎么送走?

    2023年9月26日
    00
  • 1971年属猪本命年好吗,1971年属猪的2023年运势

    我是1971年三月份出生的,今年是本命年,请问要注意什么?运势又如何…71年属猪的今年本命年运势如何1971年属猪50岁桃花劫,1971年男属猪桃花运属猪人命里带二婚,属猪人的命2023年属猪本命年要注意什么今年属猪的运气如何我是1971年三月份出生的,今年是本命年,请问要注意什么?运

    2023年10月2日
    00
  • 张阳穿越直播恋爱综艺

    以穿越重生为题材的《张阳穿越直播恋爱综艺》,是一部讲述了主角张阳白露之间故事的穿越重生小说,这部小说的作者是佚名,内容介绍:“呜呜呜……我的耳朵好像不干净了!”“这也太魔性了吧!完全被洗脑了,我特马真的想毒哑他……

    资讯 2023年7月3日
    00
  • 穿越:八个美男太爱我了,怎么办

    《穿越:八个美男太爱我了,怎么办》是多彩糖豆最新创作的一部穿越架空小说。故事中的慕容玖迟愿身世神秘,具备异于常人的能力,他们展开了一段离奇又激烈的旅程。这本小说紧张刺激,引人入胜,将读者带入一个充满奇幻和冒险的世界。“那女人到底对你做什么了?”“都说了,稳重些,怎么能这么称呼王姬。”年若言无奈地叹口气,拉着他坐在床榻边:“王姬什么……。

    资讯 2023年11月9日
    00
  • 姜晚玉周时绪

    《姜晚玉周时绪》中的姜晚玉周时绪直是圈粉无数,特别是最后的反转看的人意犹未尽,有些舍不得的感觉,下面是短篇言情小说《姜晚玉周时绪》的内容:门被再次推开。护士李晴走进来,看到周时绪也在时,眼睛一亮:“周大哥也在啊,该缴药费了,……

    资讯 2023年8月26日
    00
  • 男人不主动过夫妻生活的心理,夫妻冷战男方不主动

    如果你的男人不愿意和你在一起过夫妻生活,是什么原因1,与你没有感情。2,你的做法或对待家庭的态度让他感觉讨厌。3,你不配合,他不能满足。3,你比较强势,他感到自卑。两性交往时,男人不再主动了,无非是因为哪几个原因?两性交往时,男人不再主动了,无非是因为哪几个原因?兴趣爱好填满了生活节奏快生活的风靡,

    2023年10月1日
    00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
关注微信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件:296358331@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