试婚丫鬟

精彩小说试婚丫鬟本文讲述了锦鸢赵非荀两人的古代言情故事,试婚丫鬟给各位推荐,小说内容节选许是被赵非荀威胁的话吓到了,她梦见自己回了国公府,不久后赵家悔婚沈家迁怒于她,她被……

精彩小说试婚丫鬟本文讲述了锦鸢赵非荀两人的古代言情故事,试婚丫鬟给各位推荐,小说内容节选许是被赵非荀威胁的话吓到了,她梦见自己回了国公府,不久后赵家悔婚沈家迁怒于她,她被……

第9章

院子里无人应她,一片静悄悄的。

只有那姑娘的声音还在响着。

锦鸢坐在窗口的榻上,矮了些身子,好不叫自己被外面的人看见。

一来是姚嬷嬷并未提及今日有人来小院。

二来她身份尴尬,是国公府送来的试婚丫鬟,自然不能不知情的外人道。

“荀哥哥!”

“荀哥哥你在嘛!”

“是樱儿来找哥哥啦!”

外面的年轻姑娘又叫了几声仍无人回应,姑娘身边的丫鬟才劝道,可能是荀少爷不在院中。

年轻姑娘娇气的哼了哼,喋喋不休的撒着气。

丫鬟无法,一个劲儿的哄着。

锦鸢愈发小心,不敢透出一个声来。

不妨丫鬟眼尖,看见一扇窗子开着,不顾规矩直接上前查看,自然也看见了藏在窗下的锦鸢,“小姐,这儿有个躲懒的丫鬟在!”说着又瞪了眼她,“还不快滚出来见过小姐!”

锦鸢只好硬着头皮出去。

她穿着素净、发髻仍是丫鬟打扮,的确与清竹苑里的丫鬟并无太大的区别。

她走到年轻小姐面前,刚要屈膝请安时,眼前的人猛的扬手狠狠抽了她一记耳光!

甜美的面容立刻变得扭曲起来,狠狠咒骂着:“偷奸耍滑的贱婢!主子不在屋子里就惯会躲在旁边享清福,连本小姐来也不知道滚出来侍候!”

锦鸢的脸颊被扇打的火辣辣的疼。

耳朵里嗡鸣声不断。

国公府便是惩戒下人,也只是打板子、罚月俸,再重些的就是直接发卖出去,鲜少会有主子掌掴正经的丫鬟的,更何况还是像锦鸢这样二等丫鬟。

锦鸢忍着屈辱,须臾后才屈膝行礼:“小姐恕罪,奴婢——”

她还未说完,就被眼前的乔樱儿不耐烦的打断。

“荀哥哥院中的两个大丫鬟我都认识,从没见过你贱婢,你是什么时候来的!”

乔樱儿自小被娇惯坏了性子。

在长辈面前嘴甜似蜜,能将人哄的合不拢嘴,背地里对待下人是非打即骂,跋扈嚣张至极。

锦鸢回答的愈发小心,“回小姐,奴婢是前日才来清竹苑侍候大公子的。”

她生有一把好嗓子。

缓缓说话起来时让人听着就觉得慢条斯理,分外顺耳。

她皱眉:“叫什么名?”

“奴婢锦鸢。”

乔樱儿的视线再次盯在她身上,傲慢下令:“你抬起头来!”

锦鸢不得不从。

抬起头来。

日光笼罩下,她的容貌平平,只是生的一双好看眼睛,脸上虽有恭顺之意,但眼睛明亮有神,望着人时眸色潋滟。

但也只是一双眼睛好看些罢了。

乔樱儿当下并未放在心上,心中甚是不屑。

这个丫鬟看着也不是个伶俐的性子,可比荀哥哥另外两个大丫鬟差多了。

她安了心,打算移开视线时,一旁的贴身大丫鬟却附耳轻声提了两句。

乔樱儿听后脸色略不自在了瞬,顺着大丫鬟的话看去,果真看见眼前这名丫鬟的脖子里有那些痕迹,她脸色一变,眼底的嫉妒与怒气撞击爆炸燃烧而起:“不可能!我才见过母亲,母亲从未和我提过为荀哥哥收了通房丫鬟!”

她不敢置信地嚷着。

嗓音尖锐刺耳。

盯着锦鸢的视线愈发憎恶,恨不得要把人盯穿、盯死。

锦鸢连忙低下头,以此来掩盖自己身上的痕迹。

心顿时紧张的几乎要从喉咙口跳出来。

听这位小姐的称呼,称郡主娘娘为母亲,从前听说娘娘只有一位独子,或这位小姐是偏房妾室所生,若也是赵府里的人,她就不必那么害怕身份暴露。

她明日就要回公府了,便是再委屈,今日也不能出什么乱子。

锦鸢愈发恭敬,但在乔樱儿眼中这番作态无疑就是狐媚子的把戏。

乔樱儿语气愈发嚣张逼人,手指直指着锦鸢,语气尽是贬低与厌恶:“一定是你这贱蹄子勾引的荀哥哥!否则荀哥哥怎么会看上你这种蒲柳之姿的货色!”又怒极的指挥丫鬟:“怎能让这种妖精继续留在哥哥院中!去——去把她的外衫剥了,压着她去见母亲,让母亲去处置这不要脸专会魅主的贱婢!”

丫鬟肖主。

乔樱儿跋扈,下人的性子更不遑多让。

中气十足道:“是!”

双手撸起袖子,向锦鸢扑过去。

锦鸢哪里同人这样拉扯过,没一会儿就被丫鬟揪住了外衣往下扯去,她急忙伸手拽回来,不妨丫鬟暗地里使动作,手指狠狠拧一下腰间软肉,登时痛的她估计不上,彻底撕下她的外衫。

哪知丫鬟用力过猛,连同里衣也剥开。

露出大片白皙的肌肤。

上面遍布青紫未退的痕迹。

明眼人一看就便知是放肆欢愉后留下的印记。

饶是丫鬟也被这些鲜明的痕迹吓到了,这贱婢身上都这副模样了,显然已彻底侍候过荀少爷了。

丫鬟连忙去看自家小姐。

乔樱儿虽未经过人事,但透过丫鬟方才的言语,她如何还不明白!

荀哥哥的婚事是赐婚也就罢了,结果眼下连一个丫鬟都敢在她前头了!

乔樱儿五官扭曲起来,身子气的颤栗,“把、把她的衣服通通给我扒了!”

丫鬟得令,继续发力。

锦鸢拼了命拽住里衣,使了劲的撞开丫鬟,重重跪在乔樱儿面前,脸色煞白、眼角鲜红,“小姐是主子,气恼之下要扒了奴婢的衣服拖出去见夫人,可出了这个门就要逼着奴婢去死啊!奴婢命贱,但即便是有错也该是由大公子来罚奴——”

“啪!”

紧接着一掌狠狠扇下来。

打的锦鸢的脸歪过,唇上才愈合的伤口再次开始渗血。

乔樱儿打了人尚不解气,“不要脸的贱蹄子!到这会儿了还惦记着我的荀哥哥!今日母亲不处置你,我也要将你赶出去!”她瞪着自己的丫鬟,“还愣着做什么!剥了她的衣服啊!”

丫鬟再次扑过去,这一次不再惜力。

锦鸢不是她的对手。

挣扎几下,就被丫鬟拽住发髻,手上专挑腰间、臂旁的地方下了死手的拧她。

“小姐……”锦鸢身上的衣服已遮挡不住身子,她落泪哭着,哀求着,已顾及不了体面,“奴婢错了……您饶了奴婢一次……奴婢再也不敢了……”

乔樱儿眼底划过精光,娇斥一声:“晚了!”

“不要……”

锦鸢伏地下身,手上拽着贴身里衣。

背脊赤裸着,露出深浅不一的印记,刺激的乔樱儿愈发恼怒,“蠢货!扒个衣服都不会吗!本小姐养了你这个饭桶不成!”

丫鬟也被骂的恼怒,怒气冲着锦鸢撒。

抬脚狠狠用力揣着她的背脊,恶声恶气的骂着:“松手!小娼妇——松手!”

一脚又一脚结结实实的踹在锦鸢的背上。

她硬生生忍着,哪怕指尖已经扣出血、哪怕胸口翻涌着腥甜,她不肯松手也不肯抬头。

无论如何她都要拖到姚嬷嬷回来——

绝不能给国公府、给小姐惹祸。

也不能让国公府寻到她的错处,把她发卖出去!

她咬牙忍着,咽下满口血腥气。

“小姐息怒……奴婢……”她气息不稳,声音更像是垂弱的小兽,“再也不敢……了……”

丫鬟啐了一声,抬起脚攒着劲,照她的背上又要踹去——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家在公租房生活网》系信息发布平台,家在公租房生活网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0)
打赏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支付宝扫一扫 支付宝扫一扫

相关推荐

  • 妈妈救了初恋的孩子,我却死了

    《妈妈救了初恋的孩子,我却死了》这本小说真的很好看。曦曦粢的写作文笔也很好,全书精彩,很值得推荐。沈若凝程昕昕是该书的主角,小说内容节选:“是我自私吗?明明我们的女儿被压到了肚子,肯定伤到内脏了,你怎么就不能仔细检查一下。”妈妈脸上的怒气越……

    3天前
    00
  • 大兴寺拜佛的第六年

    完整版现代言情小说《大兴寺拜佛的第六年》,此文从发布以来便得到了众多读者们的喜爱,可见作品质量优质,主角是林牧淮宋之意,也是作者林牧淮所写的,故事梗概:经过他的处置,病人的烧已经退了,短时间内不会再反复。宋之意默默上前帮忙。可她刚一蹲下伸手,林牧淮就立马……

    资讯 2023年12月7日
    00
  • 手握绣春刀,斩尽天下敌

    手握绣春刀,斩尽天下敌小说剧情读起来真实有逻辑,人物形象很立体,非常耳目一新。小说精彩节选李虎的名字苏元在进入锦衣卫的时候就听说过,是这一小旗中除了张一初实力最强的九品武者。据仇永言……

    资讯 2023年8月8日
    00
  • 为什么长得漂亮命不好,为什么越是漂亮的女人命不好

    长得漂亮的人,为什么都很命苦?为什么漂亮的女人和不漂亮的女人,命运会完全不一样?为什么很多年轻时长得漂亮的美女 到了最后命运很凄惨?长得漂亮的女孩子命都不好,是么最好命女人的面相特征一看就是命好的女人面相什么特征长得漂亮的人,为什么都很命苦?自古英雄爱美女,职场不是江湖,可是男人占职场大部

    2023年10月21日
    00
  • 重返80,从古玩崛起

    《重返80,从古玩崛起》是心悦宁兮创作的都市生活小说,主角叶建设宋洁玉在心悦宁兮的笔下变得活灵活现,就好像置身其中一样,是一本值得阅读的都市生活小说,《重返80,从古玩崛起》讲的是:宋洁玉张大嘴巴狂吸了几口空气里的香气,胃里一阵翻滚。哪家在炖鸡,真香!她已经好久好久没有吃过肉了!强忍馋虫……

    资讯 2023年6月29日
    00
  • 子女宫破军文曲化忌,文曲化忌反而好

    迁移宫紫薇七杀子女宫化忌我(女)的子女宫是破军-旺;文曲-陷-忌 什么意思啊? 我这辈子能有小孩吗…太阳子女宫文曲在夫妻宫子女宫文曲陷忌什么意思迁移宫紫薇七杀七杀利 紫薇旺在迁移宫 什么意思 我也不知道,但是我可以给个建议,就是你心理人为是怎样的,只要心中坚决,那样必然就会成为你耿中

    2023年9月30日
    00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
关注微信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件:296358331@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